主两码防两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文化資訊 > 理論評論 >

來源:《中國文化報》 來源作者: 來源時間:2019-03-25編輯人:文宣  發布時間:2019-03-25 10:34:00 瀏覽次數:

中國文化報:藝術介入鄉村生活(下)

  主持人 徐 漣(中國文化報社副總編輯):當前,以文促旅,以旅彰文,成為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新時代課題。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展開的實踐探索,正在激發創新活力,并勾勒出新的發展思路。其中,以藝術促進鄉村建設,發揮藝術家在鄉村建設中的獨特作用,正在文旅深度融合中起到探索性的作用。越來越多的藝術家走入鄉村,以不同的方式,將美術、設計、創意、建筑帶入鄉村,煥發鄉村獨特美感,激發鄉村文化活力,助力鄉村旅游發展。“藝術介入鄉村生活”,成為當下極有共性的話題,也引起了學界的關注與研討。

  為此,第26期“藝海問道”文化論壇,以“藝術介入鄉村生活”為主題,借筆談的形式,邀請了吳為山、潘魯生、朱樂耕、呂品田、方李莉、呂品晶、曹林、一山等各位藝術家與理論家共同參與。他們當中有的已經進入了深度的藝術實踐,有的長時間關注思考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的理論課題。希望借由大家的深入討論,總結經驗,厘清問題,為發揮藝術、設計、建筑等在鄉村建設中的作用,促進文旅融合,助力鄉村建設,提供實踐的理論依據。

  用藝術對鄉村進行活化

  一 山

  在國家大力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下,文化振興恰恰是撬動鄉村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建設的內在力量。藝術對鄉村的介入,會是鄉村振興的一條新路徑,一定程度會讓農村面貌更美麗,農民生活更美好,農業業態更提升,最終將改變鄉村振興的新面貌。

  我有幸成為“彝家新寨”建設的探索者之一。彝族作為中國第六大少數民族,主要分布在滇、川、黔、桂四省(區)的高原與沿海丘陵之間,有著獨立的文字和語言、風俗習慣以及豐富的文化內容。彝族直接從奴隸社會進入到社會主義社會,一步跨千年,這些豐富的素材,既成為藝術家進行藝術創作的靈感,又為藝術活化鄉村提供了文化基因。用藝術對鄉村進行活化,是一種可持續生長、可推廣復制的中國事例。

  從藝術視角來看,“彝家新寨”的建設可從“硬件”“軟件”“心靈”“經濟”幾個方面入手,以文化藝術激活新寨建設,以生活方式的改變帶動生產方式的變革,從而實現從“刀耕火種”傳統生產生活方式向現代生產生活方式的跨越。我在四川樂山工作時,特別關心大小涼山“彝家新寨”建設。如何改善當地群眾的生活水平,有效地提升精神追求,與現代文明接軌的同時又保留彝族特有的文化?我將多年來的藝術思考融入“彝家新寨”建設實踐,嘗試將歷史現成品進行藝術改造,做大地藝術的實踐者、田野藝術的問路者,不斷豐富中國鄉村振興的文化內涵。

  活用彝族文化元素和色彩符號

  由于歷史原因,生活在山上的彝族人交通不便、信息閉塞、房屋破舊、生活落后、生產原始。從新寨選址來談,當地政府把原來的彝族聚集地接了下來,在半山腰建設了“彝家新寨”。由于各地政策不一,扶貧方向也有所不同,最初修建的新寨過高、過于城市化,因此被全部叫停。此后,我推動樂山市專門成立新寨辦公室,統一規劃新寨修建圖紙,外墻以“紅黃黑”為基調,代表著彝族的三種基本色:紅色代表太陽,黃色代表豐收,黑色代表土地。彝族人用三色文化表達了人與自然、與大地萬物的關系,黑、紅、黃三色更與彝族人的歡樂、悲傷、夢想緊緊相連,形成了該民族的最基本的文化基因。此外,每棟房屋上,還有翹起的牛角,而這源于彝族對牛的崇拜。這樣一來,彝族基本的文化元素和色彩符號自然地融入新寨當中。

  彝族文化作為

  藝術活化鄉村的精神財富

  彝族文化有豐富、獨立的文化體系,保留彝族歷史上豐富的文化資源,這些是藝術活化鄉村的精神財富。在“彝家新寨”建設中,通過籌建彝家農俗陳列館,集中呈現彝族文字,將他們在歷史進程中使用的勞動及生活工具,如務農的、釀酒的各種器具進行收集展示,讓大家更為直觀感受彝族人的智慧。這不僅是歷史記憶的重拾,更是中華文化的傳承。在彝族鄉土教材中,推行雙語教學,還加入了藝術教育,保留民族性的同時,將多元的文化融入其中。

  提升彝族鄉村鄉風文明

  經濟條件改善了,文化建設也要同時跟上,才能實現全面振興。如何以藝術活化“彝家新寨”,確實有效地推進鄉村振興?“彝家新寨”建設更多的是作為社會實踐類項目,力求帶動當地發展,讓群眾走向文明生活。一方面豐富彝族群眾的文化生活,開展文明新生活活動、五好文明家庭評選,并給每家配備電視,推行互聯網遠程教學、遠程診斷等,縮小與外面世界的差距,盡快融入文明社會,另一方面邀請藝術家根據彝族文化對農民房子進行改造,打造成為彝族民俗藝術村落,提供民宿給游客住宿。做一些在地性的藝術項目和雕塑創作,將藝術滲透到房屋建設、文明生活、經濟發展等各個領域,推動當地的發展,鄉村建設給彝族人民正帶來各方面的變化。

  以藝術方式提升生活質量

  在悠久的歷史長河中,彝族人民養成了能歌善舞的特性,擁有豐富多彩的民族民間音樂舞蹈藝術,民族節目燦爛多姿。此外,他們還擁有獨特的飲食、起居、婚喪、服飾。“彝家新寨”的建設當中自然少不了對于彝族文化的保留、宣傳和推廣,這些寶貴的文化資源也是彝族發展亟待挖掘的珍稀經濟資源。我們通過體驗彝族的民族風情,吃彝族美食、感受彝家樂、過彝族新年和火把節等旅游活動,將彝族的文化、生態、特色挖掘出來,有效地把民族生活方式轉化為現實發展生產力,切實把群眾的腰包鼓起來、精神富起來。

  民族文化是我們藝術創作的源泉之一,我們應該抱著感恩的心用藝術回饋鄉村振興。鄉村振興一定要保持鄉愁,深挖當地文化原色,待客及慶典禮儀讓人返璞歸真,體驗古老的文明之韻味,以鄉村產業振興帶來經濟收益,以藝術方式提升生活質量,最終才能更好地使藝術與鄉村相融互濟、和諧共生。

  (作者為四川雕塑學會顧問)

  同添一磚一瓦 共栽一花一木

  呂品晶

  2014年開始,我們對貴州省的兩個自然村寨進行了鄉村振興的藝術介入計劃。雨補魯村位于興義市清水河鎮,整個村寨坐落在一個自然天坑里,被外界稱為黔西南的“世外桃源”。板萬村位于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擁有著布依族傳統村寨的典型面貌,蘊含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

  不要“煥然一新”

  雨補魯村處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峰林區域,自然環境較為優越,村莊背靠東南側坡度較緩山體依山營建村落。“天坑”式的地理環境呈喇叭花形,底部平坦,整個村寨依山傍水。傳統建筑融合了當地民族民居特色,強調利用現有自然環境,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保存較好的五面石建筑反映了幾百年前匠人的制作工藝,片石墻部分則是當地民居典范,傳統的石材灰瓦材質及色彩特點較為突出。但是近年來,村子面臨衛生環境差、違規建設現象嚴重、新舊建筑混雜等問題。由于歷史久遠,部分老舊建筑年久失修,村子整體建筑風貌凌亂,許多外出打工的村民更偏愛外來建筑形式,富起來的村民熱衷于建造在中國城鄉接合部常見的“小洋樓”。

  在傳統村落民居的改造上,我們不希望“煥然一新”,而是能夠保留當地千百年來的傳統面貌。同時,我們也不希望“拉回遠古”,而是尊重村民在現代生活中總結出來的建設智慧。在建筑單體的改造上,采用合理改造、保護為先的策略。改造方式主要分為兩種:一種以修繕為主,在對環境整治的同時,嚴格按照傳統做法、沿用傳統材料,保持傳統風貌,以求如實反映歷史遺跡,保留歷史記憶。另一種以改造為主,摒棄不符合傳統風貌的材料,將嚴重不符合傳統風貌的平屋頂改成坡屋頂,同時將不符合傳統特色的新建筑立面、臺柱等進行改造。

  在村莊改造中,設計師承擔了與村民溝通、協商的工作,這其中既需要智慧,也需要耐心和毅力。比如“打瓷磚”項目,是經過與村民的反復溝通后,才獲得村民認可。立面瓷磚打掉以后,傳統的石頭墻面露出來,再通過傳統石筑工藝的修葺、貼補,使得村子的整體建筑風貌得到統一。

  板萬古寨也受到了現代化的影響,占全村1/3的新建磚石混凝土建筑無論在體量和風格上都與傳統村落格格不入。我們通過采用傳統材料、結構和建造工藝,在對原住戶最小影響下,統一了風貌。而占絕大多數的傳統吊腳樓民居,則首先進行結構扶正和加固,外墻維護依然保留了原來的夯土做法,立面板壁則遵循原來風貌予以修整完善。

  村民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城里人來到這里,喜歡這里的建筑風格,村民的審美觀也發生巨大的變化,對于故鄉的自豪感和榮譽感油然而生。

  讓村莊“動”起來

  鄉村振興的根本目的是能夠維系鄉村的文明,讓村民能夠更好地生活,有尊嚴地生活。雨補魯村是一個具有鮮明文化傳統的村落,經常會有豐富的民俗活動和文化活動。古榕樹廣場是全村的公共生活中心。通過對個別單體建筑的拆除和改建,組合構建新的公共活動區域,形成一個以榕樹廣場和陳氏宗祠為中心,融祭祀場所為一體的公共空間系統,歷史上獨特的走幡會活動在這個更新的公共空間系統中得以激活恢復,思鄉念祖的鄉愁情結在此得以抒發。

  對板萬村的改造,也是首先從公共空間梳理入手,建構了以民間祭祀、民俗文化、日常生活為主題的公共空間。這些公共空間的建設,為村里的布依戲、八音坐唱、啞面戲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展示、傳承和傳習提供條件,也極大增強了族群的集體凝聚和共同意識。

  手藝要在當地“生長”

  板萬村村民都是布依族,保存有眾多的民族文化和習俗。布依戲是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在村里保留有完整的戲班子。織布、刺繡、釀酒都是村民習以為常的生活技藝,木作、壘石、夯土、制陶也是大多中老年村民擁有的建設家園的營造技藝。

  目前對于傳統村寨中的刺繡、紡織等手工藝,有些企業進行了開發和利用。不過,我們認為,真正的鄉村手工藝的復興,應該是在鄉村里有大作坊,家家有小作坊,它們可以用來生產、展示、交流、傳習、銷售,這樣保持村莊的活力和完整性,對鄉村的經濟和文化生態有帶動,而不是脫離手工藝的原生環境,把鄉村里的人抽到城市里打工。文化遺產應該“在地”保護,在村落的環境里延續傳承。

  為了保留布依族傳統的織布和刺繡工藝,我們利用一座原本廢棄的吊腳樓,打造出了村中的錦繡坊,希望傳統的布依族織布與刺繡技藝在這個錦繡房中繼續傳承下去。

  板萬村村民善于釀造一種獨具地方風味的酒。對于善于釀酒的人家,則兼顧生產和生活,對釀酒坊進行合理的功能區分配置,保持了生產與生活在傳統民居中的共生共存狀態,又提升了各自的環境品質。

  通過錦繡坊、釀酒坊等建設嘗試,希望鄉村能在自我更新和發展中成長,也希望通過設計能夠成為連接傳統工藝與現代生活的橋梁。

  2018年12月,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第五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雨補魯被列入其中。雨補魯還獲得了國家3A旅游景區資格、“中國最佳美麗休閑鄉村”等稱號,實現了初步振興。地處更偏遠的板萬村也開起民宿,建立了自愿者培訓營地,手工作坊在政府的支持下運行了起來。

  鄉村的改造更多需要的是對鄉村生活的感知,而這必須是從現場去獲得的,而不是辦公桌前。因此,對于鄉村建設,我們首先必須懷有謙卑之心,對傳統的謙卑,對生活的謙卑,我們應該親手與鄉民共同添一磚一瓦,共栽一花一木。不預設先驗的宏大敘事,在親歷過程中學習,是藝術介入鄉村建設應有的態度。

  傳統村落的改造實踐,不僅限于物質的空間存續、保護與修復,不只限于審美范疇上的鄉村風貌營造,更要在鄉村精神性、文化傳承上下足功夫,延續、發展傳統鄉村文脈,為傳統價值精神存續于當代生活提出創造性的辦法。而藝術的介入,便是一種精神性的因素,是以另一種人文的眼光,以當代乃至“未來性”的視角重新審視傳統。

  (作者為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

  從個人的創作空間中走出來

  朱樂耕

  在中國的廣漠的鄉村,蘊藏著豐富而多樣的文化藝術,隨著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美麗鄉村建設、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鄉村建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在共同推進中也產生了很多矛盾,鄉村日益增長的生活需求,對傳統建筑空間,如釆光、衛生設施的增加、建筑外空間增加大型金屬蓄水塔、其他材料對傳統建筑的搭建,嚴重地破壞了傳統建筑的格式,在這過程中設計師與藝術家的參與,用藝術和設計的形式進行空間再造,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也是藝術介入鄉村建設的價值和意義。

  但在這一過程中,設計師和藝術家需要深入了解該地的人文歷史,向傳統文化和藝術學習,做到既保留傳統風貌,又有當代藝術觀念的新的設計表達。另外,還要關注鄉村現今還遺留的一些傳統手工藝,比如布藝、木藝、竹藝等,這些傳統工藝,不僅要當遺產來保護、搶救、整理出來,還要把它當資源來開發,加上當代藝術觀念,使之成為一件件從傳統中走岀來的時尚產品,并以此開拓出鄉村新的手工藝產業。只有有了產業,鄉村才能留住人;有了人,鄉村才可以“活”起來,發展起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的是,藝術家應該走下神壇,要從個人的創作空間中走出來,走進大眾包括鄉村農民的生活、關注當代社會發展,用藝術和設計去參與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用新的藝術表達,去詮釋和表達本土化的現代性生活方式。

  (作者為中國藝術研究院藝術創作院院長)

  把藝術作品

  “植入”千家萬戶

  曹 林

  一些有遠見卓識的學者和藝術家,已經預見到文化資源和文化創意將從不同角度介入社會生活。

  隨著舞臺美術的疆界不斷擴展,舞美設計師的工作不再局限于傳統意義上“幕后英雄”,他們的視野從戲劇舞臺逐漸放寬到更廣闊的社會空間領域。

  從2016年至今,由中國舞臺美術學會主辦,每年一度的“隆里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已經舉辦了3屆。回望走過的創意實踐之路,可以看到,在相對偏遠的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縣隆里古鎮舉辦的新媒體藝術節,基本上形成了一個巨型交互平臺。

  我們在思考舉辦新媒體藝術節之初,就以“舞美走入自然,藝術介入鄉建”為主題詞,力圖把舞美設計師、新媒體藝術家、藝術院校師生和文藝院團的專家學者、行業精英聚集到一起,共同拓展藝術視野,觀照當下,展望未來,帶動當地的扶貧工作,優化當地的經濟產業結構,促進地域旅游經濟發展。所以,我們選擇隆里古鎮來舉辦新媒體藝術節,從主觀上看,就是想從封閉空間走向開放的大自然,去追尋都市環境下業已失落的那份悠然心境、那份自然透亮的呼吸,用藝術創作的純粹和美好,與山川田野進行心靈對話,開拓藝術創作的新天地;從客觀上看,“隆里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不僅讓地處偏遠山區的人民群眾,與融合了高科技手段的新媒體藝術零距離接觸,全面提升生活品質,而且,在舉辦新媒體藝術節的過程當中,所帶動產生的社會影響力會轉化為經濟效益,達到一個藝術與經濟相互作用的有機循環。今年我們還將繼續舉辦第四屆“隆里國際新媒體藝術節”,此藝術節在藝術介入鄉村建設方面的價值、意義和作用力,已經慢慢地顯現出來——我們要把藝術家們對推動社會文明進程的思考,化為具體行為。

  “隆里國際新媒體藝術節”注重探討“藝術創作在地性”的發展新思路,不突出某一個藝術家,不破壞當地自然環境,而是充分調動國內外優勢專家資源,發掘并利用當地的文化遺產,把藝術作品“植入”千家萬戶。新媒體藝術節的作品呈現方式也是全新的,它以天空大地為舞臺,以山川田野為畫布。其獨特性首先表現在藝術觀念的前衛性,我們邀請的國內外藝術家從哲學思考和創作理念上,給觀眾帶來了不一樣的觀賞體驗;其次是關注學術性,來自高等院校的專家學者帶領學生在開放性、無邊界策展理念下,使用具有當代意識的新媒體語言,突出面向未來的藝術追求,體現出跨界實驗和視覺創意的特質;再次就是對高科技的應用,我們把國內外先進的新媒體技術手段,以藝術作品的形式加以展示,強調互動和參與。此外,我們還倡導把藝術“植入”生活,用生活激發藝術,嘗試全民參與創作。我們鼓勵藝術家把創作作品留在當地長期展示,以達到吸引游客的目的。藝術節期間,我們發揮藝術家的專業特長,組織來自國內外的藝術家在當地舉辦義務輔導班,既教授古鎮兒童學習美術,也輔導當地非遺傳承人提升造型能力,提高他們的審美能力和創作水平。我們還與當地政府部門合作,發起藝術家慈善募捐活動,為貧困農戶購買生活用品,為留守兒童提供學習上的資助。我們還倡導鼓勵藝術家義務為當地鄉村規劃、民宿改造、景觀設計等項目提供咨詢、提供方案,實現文化藝術層面的精準扶貧。

  舞美人的創意思維之所以獨特,就是他們始終在關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人與社會的關系,以及時間與空間的關系,其作品的呈現方式,已經無法用傳統的分類法來框定了。作品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力,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藝術作品所能企及的。這是以“大舞美”觀念促進藝術創作介入鄉村生活的新課題,應該成為一個典型事例,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

  (作者為中國戲曲學院教授、中國舞臺美術學會會長)

您是第8304646位訪客

版權所有: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文化事業 文化產業)維護更新: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文化事業 文化產業)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地  址:濟南市經十一路12號電  話:86568871郵  編:250000ICP備案:魯ICP備09042281號-4

主两码防两码中特 网上买快三彩票会坐牢吗 28竞猜全包投注 北京pk赛车专家杀一码 彩票下载app送28元彩金 玩pk10输的原因有哪些 百人牛牛游戏押注技巧 玩快三稳赚技巧口诀 发发棋牌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11选5稳赚不赔的方法